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Only one ...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蓝天·白云·飞鸟·生活·记忆·碎片.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贡嘎之行—— 一路风雨一路歌  

2010-08-19 15:14:04|  分类: 她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引用

花藏海贡嘎之行—— 一路风雨一路歌
贡嘎之行—— 一路风雨一路歌 - 花藏海 - 花 藏 海。。。
 

时间并不久,五月的时候在那个雪山下的小村里,只有两户人家的小村,现在也只是八月。

这不长的时间,却也已经隔了一个世界。

而随着时间的慢慢拉长,那个短暂的两天,那个登上山坡看日落的傍晚,偶尔不经意间回想起来,是如此让人怀念。

那么美丽的世界,此刻,也一如既往吧。。。。。。

早上6点多从重庆观音桥的宾馆出来,雨淅淅沥沥的,背着包,没有什么惊奇或犹豫,是的,早已决定出发了,不管什么天气,都已经阻挡不住脚步了。

曹先生很客气,如同早先脑海里的印象。

一路向南,先去成都接清。

还以为有很远的路,心里在想会不会耽误了时间和行程。3个小时,就已经到了。这两个城市,在别处看来都那么有特色,并且丰富的城市,却原来相隔并不遥远。重庆,在没来之前,我是觉得她如同海边的某个楼宇,繁华而孤傲;而成都,总是像原上的绿洲,可以容纳俗世万千。

在高速入口的加油站,等来了清。

从重庆出来后一路的风景陌生而又熟悉,也是江边长大的,对这些沿江流域的风景已经很了然。是的,熟悉的感觉,有些埋在心底的熟悉,是不愿拿出来细细品味的。

清,有些疲惫,又有些兴奋,和曹先生聊了起来,原来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。

我在后面开始睡觉,迷迷糊糊的听见只字片言,迷迷糊糊的偶尔看窗外不怎么变化的掠影。

终于,到了雅安。

曹先生有些担心,这一路的天并没什么好转,雨在成都的时候就停了,可是云层很厚,随时又会再下。现在到了雅安,这个多云多雾的地方,今天是见不到太阳了。

雅安:雅江,雅雨,雅云,一路沿江而上,就是著名的二郎山,雅雨如期而至,飘逸的如同三月的江南,车窗外绿意盈盈,就在路边,江水呼啸而下,也不知最后都奔向了哪里,对岸的山迷迷蒙蒙,云雾在这里缠绵,没有风的痕迹,云雾静静的缓缓的在山崖上妙曼生姿,轰轰隆隆的江水,丝毫影响不到她,静如处子。

原来这云,这雨,这江,其实是一体,动也好,静也好,彼此不问,彼此相知。

云化雨,雨落江,都是彼此。

12点,过了雅安,上山没多久,车子再开不了,前方堵的已经看不到尽头,货车和吉普占绝大部分,是的,这条路,小轿车太单薄了。

前面大约一公里处山体滑坡了。

在雅安收费站的时候,已经听人说了,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上山。到了此处,已经心里有底,所以并没有不安焦躁。

这一堵,就是7个多小时。

下车到滑坡的地方看了,巨大的石块和泥土混合着树木,挡住了不足10米宽的公路,然后直接倾泻到了路旁的雅江里,因为已经有了一定的高度,江水在下面轰隆隆的响声更大,铲车在作业,把石块和泥土铲起来倒到江里,但是难度很大,土和石块又不断的从山上落下来,又不能靠太近,雨一直在飘,这样的作业,安全是没有办法保障的。

可以再慢一点,但愿不要伤到谁。

“这条路经常这样的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修一条更好的路。”曹先生暗藏的忧虑,不敢吐露给我们这两个菜鸟,在微蹙的眉间会偶尔闪现。

知道这一趟,他的压力是很大的。三个人,两个是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的女人。

二郎山的山路,是不知道头顶天空的路。

你不知道头顶的山,会有哪块石头正在滚动,正在等着往下坠落。密密莽莽的树和藤,纠缠在一起,看不到山里有些什么。

7点钟,可以走了,经过塌方的地方,有一块巨石被推在了路边,就在靠江的一边。

雨停了,天居然没有完全黑下来。

“高原的天空黑的很晚的,翻过这座山,天会黑的更晚了,有时9点多才会黑下来呢。”

两边的山体已经是黛色,风景是没法欣赏了,但是路的曲折却有了更深的体会,经常经过一些刚刚处理过的路面,知道那也是不久前清理的山体滑坡。

有时看着前方似乎已经无路可走了,却拐了个弯,在石头下面又转了开去,豁然发现原来路还长着呢。

清睡着了。

我却没了睡意。

这一夜,我们的吉普车像条虫子,慢慢爬行在这崇山峻岭间。在这暗夜里,我们的车灯显得那么孤单薄弱,而又义无反顾。

我不敢睡,坐在曹先生的后面,偶尔和他说两句话,都是些不着边际的话,只是希望他能知道自己在哪里,别被疲倦缠住了。旁边不是巨石就是沟壑,有点差池,是没有转圜的余地的。

到了康定,已经是10点钟,在山上看着康定县城的万家灯火,对面的山显得那么近,一条长长的云带像一条洁白的哈达飘在两座山之间,就在康定之上。我都疑惑,那是不是通往什么神秘地方的桥,在这深夜,这么醒目,这么美。

在加油站下了车,给车加满了油,风呼呼的吹在脸上,吹在身上,感觉很不一样,看不到周围的景色,只是这风,已经有了高原的凛冽,纯净,直接。

再上山,开始有了雾,很大,只能看到路旁的草木的隐约影子,我怀疑我们走到了那云的深处。

“其实我们翻过了二郎山,就已经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。”曹先生这么说。

而现在,是深夜,我们什么世界也看不到,除了自己车里的这个小世界:清在熟睡,我在张望,曹先生在开车。这期间,我很想开一段,让他能够休息一下,终于还是没敢,不是怕开不了,过了康定路况还是很好的,只是怕自己坐在了那个位置,只会让人家更揪心,那就适得其反了。

行到折多山,夜色清澈无比,阴霾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。

月光如水,天空幽蓝如洗,一切都那么清爽干净。山离我们远了,植被也没那么丰茂,似乎,能够清楚的看见远方的路,看见了自己身在何处。

折多山下,溪水像温泉一般,在路边汩汩的流淌下去,我突然想起来这个样子,像极了多年前在长白山脚下的景致。

我们并没有停留,蜿蜒盘旋的山路,一直通向山顶。这个没什么植被的山,能让我们看出去很远很远。

到了垭口,我们甚至看到了远处的雪山,在月光下,灼灼生辉。

这是个让我难忘的景致:我们一直在行走,连同月色,连同折多山,连同远处的雪山,在我的记忆中已经成了移动中的景致,就像坐在火车里看窗外,那么静的夜,那么静的月,静的山,静的雪,却是活的画面。

车上一直在放着歌,有一首《月光落地的声音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--待续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